王中王心水论坛,王中王心水高手论坛同行,香港内部马料王中王,www.www920999.com,www.202444b.com

您的位置:主页 > 王中王心水论坛 >

高二女生汶川地震失踪 父母不懈寻找

发布日期:2019-08-17 22:0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•   覆城之难后,北川县城西南出口半山腰的一个叫望乡台的地方,那原是一片沿陡峭的山坡修起的墓地,无比荒芜和凄凉。现在每日人来人往,络绎不绝,成为了哀悼地震北川遇难者的祭奠场所。

      望乡台,这是让人有锥心之痛的称谓。站在这里眺望北川亡城废墟,经过惨烈的大地震、唐家山堰塞湖泄洪以及“9 ·24”泥石流三次蹂躏,早已面目全非却又依稀可辨。

      驾着北川车牌的皮卡,义务陪同记者前来采访的年轻司机,就是北川县城人。他站在望乡台一棵挂着红色灭火器的松树旁说:“来一次就难受一次。一到这里,就想回绵阳。但人在绵阳,又想回来。”

      接着,这位羌族青年发了一通感慨:“这老天爷做事有始有终啊,自己杀人造孽,自己掩埋。9月24日那场泥石流,就是老天给北川县城遇难的人填土造坟啊!”

      上天收留了逝去的人,活着的人们继续生活。有人不胜哀伤,有人直面悲痛,有人再婚,有人高升,有人仍在寻找自己的孩子……

      一年来,每当出租车经过她的家门,段少琼就会向车内张望,希望看到女儿李薇从车上走下来。每天一有空闲,她就在门口徘徊。等待了一年,失望了一年,但她从未放弃过等待。

      女儿李薇在地震中失踪了。没有见到尸体,也没有见到活人。段少琼和丈夫李明才一直坚信,女儿还活着。一年来,他们一直在寻找女儿。

      地震发生时,李薇是德阳市东汽中学高二(6)班的学生。学校在地震中坍塌了,伤亡惨重。“如果地震早发生一天,或者早几十分钟就好了。”段少琼经常这么想。偏偏发生在周一,下午2时28分。

      地震发生后,段少琼穿着拖鞋,骑着摩托车疯一样赶到学校,学校周围已经聚集了很多家长。救援队伍还没赶到。

      东汽中学高中部半栋教学楼,从四楼到一楼完全坍塌了。李薇所在的高二(6)班在三楼,没全塌,还有一堵墙没倒。

      “李薇、李薇—”段少琼呼喊着女儿的名字,没有回应。四周都是家长呼唤自家娃娃的声音。

      2008年5月14日,国家救援队赶到汉旺镇开始营救。每从废墟中掏出一个孩子,家长们都要围上去,看是不是自家的孩子。

      最初挖出来的,死的不多,5月15日以后掏出来的,活的就不多了。让段少琼懊悔无比的是,14日中午11时到12时,一度传言洪水要来了,她被亲戚架着离开了现场,就这一个小时,她错过了可能见到女儿的机会。

      等她和丈夫再回到学校废墟边时,李薇的同学告诉他们,李薇被救出来了,送上了救护车。李明才立刻骑摩托车赶去德阳和绵竹体育馆,但是女儿不在。“可能是被志愿者送走了。当时的情况太混乱了。”段少琼说。

      李明才一直坚守在学校,一个一个看从废墟掏出来的孩子,没有李薇。“18日,救援基本结束,孩子都被掏出来了,死了的都放在空地上,835个,我一个一个打开裹尸袋看,就是没有我们家李薇。”李明才说。东汽中学的救援,一直挖到了地板。总理在现场下了死命令,哪怕是一条胳膊,一个脑袋,也要全部掏出来。

      找不到女儿的尸体,夫妻俩都坚信,女儿还活着。“李薇的教室没有完全坍塌,她当时就在教室的后门附近,救援也是从那里开始的。李薇的班上活了14个娃,是最多的。除了同学,还有一个家长也看到李薇被掏出来了……”夫妻俩列举了很多很多理由,告诉自己,女儿还活着。李薇同桌何关秀的妈妈,也亲眼看到了李薇被担架抬出来,送上了救护车。被担架抬出来就意味着还活着,死了的,都用门板抬。

      “可能成植物人了,就是不知道被送到哪里了。”这是夫妻俩最后的一线希望。李薇身上没带任何证件,手机也掉在地震现场。

      手机,是去年4月6日,李薇的生日礼物。现在,段少琼每天都要打两次,早一次晚一次,每次都是“已关机”。“她的同学还在往卡里打钱,她人缘好。”段少琼笑着说,眼泪却在眼眶里打转。

      “我们家李薇好乖好听话的,同学的家长都很羡慕。”段少琼念着女儿的好,“我们俩更像姐妹,她有什么话都跟我说,每个同学的性格、爱好,还有她几个要好的男同学,我都知道。”

      平时家里做点好吃的,李薇也会先端给爷爷奶奶吃。爷爷出过车祸,脑部受伤,神智有点迷糊。李薇没回家,老人似乎能感觉到,经常默默流泪。

      李明才和段少琼在德阳打工,李明才是工地的大工,段少琼是小工。每个礼拜,段少琼都只工作6天,礼拜天一定会请假回家,因为李薇那天放假。在李薇读高中寄宿之前,段少琼一直在家照顾女儿,没有外出打工。

      “给她做点好吃的,她很懂事,就是喜欢吃,喜欢吃我做的菜。”段少琼说。没事,她就陪在女儿身边,看她写作业,或者陪女儿逛街。每个周日都是如此。

      段少琼至今仍然记得出事那天女儿的打扮:白色T恤,前胸后背印有一辆自行车,灰白色翻旧牛仔裤。“一米六九,两颗大门牙,很好认的。”段少琼和丈夫找了可能的每个地方:德阳附近的几个殡仪馆,德阳和成都的所有医院。在四川电视台、德阳电视台都登了寻人启事。只要听说哪里有无人认领的伤者或者尸体,他们都要赶去认一下。每隔几周,还要去德阳和绵竹的刑警大队,看地震死难者的照片。

      每一次去认人,夫妻俩都很紧张。“我都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。每次从医院出来,都要在大门口瘫一阵才能走路,浑身没有一点力气,软的。”段少琼说。

      杨柳,李薇的同学,地震后同样失踪了。家里都办了丧事,做了衣冠冢,去年10月,杨柳被从国外送了回来。这让段少琼和李明才坚定了信心。

      夫妻俩四处去帮女儿算命。“死了的人,是没法算命的,测不出来。每次算命,算命先生都说她命很长。”

      几乎每天,段少琼都会梦到女儿,梦到她小时候。和邻居小伙伴一起玩,大家都在捏泥巴,她一个人在旁边看,咯咯地笑,问她为啥不一起玩,她说太脏了。

      李明才从来不在段少琼面前哭,不过,段少琼说,李明才晚上说梦话叫女儿的名字,样子很可怕。

      “不管是死是活,能知道个消息就安心了。要是昏迷了,肯定有这么一批人,医院把他们的照片放到网上就好了。”段少琼已经不知道怎样继续寻找。

      段少琼和李明才今年都是40岁,他们商量好了,一定要找到女儿,找不到就两个人守着过一辈子。